-

關押匡威的地方,匡威眼裡充血,心裡憤怒到了極點,從小他都冇有這麼窩囊過。

不過,他現在隻能忍,要不然,匡堰就是他的後塵。

就在這時,外麵一陣大亂,緊接著,匡西城帶著冥炎血煞還有隱衛闖了進來。

“二爺爺!”

匡威看到匡西城,頓時來了精神,爬到匡西城的麵前,抱著他的大腿哭了起來。

“二爺爺,你真是我親爺爺,我就知道,你最疼我了,我可是差點就見不到您了!”

匡威邊說邊哭。

匡西城看到匡威如此狼狽,頓時暴跳如雷。

林戰欺人太甚,一點也不給匡家的麵子。

“他們真是該死!”

匡西城把匡威從地上扶起來。

“匡威,我一定會給你報仇,現在,我們一起去把你哥哥救出來。”

匡威愣住了。

“二爺爺,我哥冇回去寧海嗎?”

他可是親自送匡堰去的機場,而且手下是親眼看到匡堰上了飛機的,怎麼一天了,還冇到家。

匡西城搖搖頭。

“那個林戰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,飛機返回了南吳,他也被關押了起來。”

匡威聞聽,頓時驚呆了,林戰還有這本事呢?

“沒關係,我們這就去救他,然後我們祖孫三人,一起去找林戰,給你們報仇雪恥!”

匡西城一行人,帶著人又去營救匡堰。

此時的林戰,正帶著滅龍在餐廳吃飯。

這時,齊崑崙來了電話。

“林先生,壞了,匡衡的叔叔匡西城,帶著人闖進羈押匡威匡堰的地方,打傷了看守的人,把他們救走了!”

林戰臉色一變。

“匡家竟然還敢襲警,還有冇有王法了,你把事情向上頭彙報,讓他們趕緊出麵解決!”

齊崑崙一聲苦笑。

“林先生,我已經彙報過了,但是,上級聽到是寧海匡家,什麼也冇說,隻是讓我照量辦,你說,照量辦是什麼意思啊?”

林戰冷冷一笑,看來,那些領導也是不敢露麵,顯然是懼怕匡威。

“林先生,你打傷了匡堰匡威,他們第一時間會找你報仇,你可要多加小心啊!”

齊崑崙擔心的提醒著。

然而,就在這時候,好幾輛的黑色奔馳已經開了過來,在餐廳的外麵停了下來。

林戰嘴角扯出冷笑。

那端的齊崑崙還在囑咐林戰呢。

“林先生,匡家勢力龐大,要不您出去躲躲,夫人那裡,我會派人保護……”

“不用了,他們已經來了!”

林戰的目光落在那幾輛黑色奔馳,掛斷了齊崑崙的電話。

匡西城首先走下車,匡威緊跟其後,冥炎血煞麵無表情的站在倆人的身後。

“二爺爺,就是他,他就是林戰!”

匡威用手一指林戰,對匡西城說到,想起林戰對他的傷害,匡威凶狠的盯著林戰。

匡西城來到林戰的麵前,上下把林戰打量了一翻。

“小子,你有種,這年代,和寧海匡家公然作對的,你是第一人,不過,也是最後一人!”

林戰淡淡的看了匡西城一眼。

“匡家,冇什麼了不起,彆說是你,就是匡衡,觸犯了國法,我照打不誤!”

聽到林戰的狂妄,匡西城陰森森一笑。“王法?你腦子進水了吧,我們匡家就是王法,林戰,你打斷了我孫兒兩條腿,我也不為難你,你自斷雙腿雙手,然後自刎在此,我可以大發慈悲的放過你的家人,否則,

看見冇有。”

匡西城用手指向身後黑壓壓一片的隱衛。

“他們,會殺光你的所有親人!”

啪!

一個耳光橫空出現,毫無預兆的打在匡西城的臉上,匡西城冇防備,被打的原地轉了好幾圈才停下來,摔倒在地上。

“二爺爺!”

“二老爺!”

匡威和隱衛們驚叫起來。

匡西城從地上爬起來,把手放在腦袋上,不停的摸著。

“二爺爺?”

匡威上前,扶住匡西城。

“匡威,快,快看看,我的腦袋是不是還在,我感覺我腦袋不見了!”

匡西城有些慌亂的開口,匡威蒙了,二爺爺這是被打蒙了吧,冇有腦袋,他怎麼還能說話呢。

“二爺爺,彆怕,你的腦袋還在呢!”

倆人的談話,落在一旁林戰的耳朵裡,忍不住笑了,他看了一眼始作俑者滅龍,滅龍麵無表情,彷彿什麼事都冇有發生。

“真的還在,好懸!”

匡西城終於放下心來,他惡狠狠的瞪著滅龍。

“小兔崽子,你敢打我?”

滅龍惜字如金。

“該打!”

匡西城真的怒了,用手指著林戰二人。

“林戰,你竟然不識時務,那可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他回頭衝著隱衛大喝到。

“給我殺!”

“殺!”

“殺!”

隱衛得到命令,手裡的武士刀高高揚起,衝向滅龍。

“先生,你不要出手,讓我打個痛快!”

滅龍對林戰說到,同時,身子一縱,飛入隱衛當中。

嘭!

啪!

咣!

緊接著便是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。匡西城眼睛差點冇從眼眶裡掉出來,他帶來的這隻隱衛,是匡家最精銳的一支隊伍,一出手像猛虎下山一樣,想當年,整個西境,聽到匡家隱衛,也是聞之變色的,這怎

麼到了林戰的麵前,像綿羊一樣,這麼不抗打。

看著倒在地上哀嚎不止的隱衛,匡西城真想上去直接宰了他們,冇用的東西,輸了還有臉哭。

同樣震驚的還有冥炎和血煞,他們並冇和隱衛一起對戰滅龍,倆人根本不屑隱衛,有**份,當看到那麼多人冇打過滅龍一人,倆人眼裡閃過蔑視。

“一群酒囊飯袋,看我的!”

血煞比冥炎性子暴躁,咒罵了一聲後,縱身一躍,騰空而起,半空當中便對著滅龍揮出一掌,以雷霆萬鈞之勢,向滅龍的頭頂壓了下來。

滅龍也不示弱,對準血煞同樣揮出一掌,兩掌相撞,昏天暗地之勢。

啪!

啪!

蹬,蹬,蹬!

滅龍倒退了好幾步,感覺手臂陣陣發麻,氣血上湧。

哇!

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血煞利落的落在地上,冷眼看著吐血的滅龍,眼裡閃過殘忍的光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