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看到林戰出現的那一刻,匡堰心如死灰,不過讓匡堰費解的是,林戰究竟是什麼人,就連航空公司都聽他的話。

就算他們匡家,也不能掌控航空公司讓飛機原路返回,林站竟然做到了,他的本事還真是不小。

匡堰恨恨的看著林戰。

“林戰,你不要得意的太早,我二弟已經來了南吳,還帶來了我父親的貼身護衛書生,你死定了!”

輸人不輸陣,匡堰恐嚇著林戰。

林戰和齊崑崙等人聽了匡堰的話,他們互相看了一眼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我說的是真的,你們還笑得出來!”

齊崑崙冷冷的開口。

“匡堰,你可能還不知道吧,我們先生已經和你的二弟打過照麵了,想不想知道結果?”

轟!匡堰的腦袋嗡了一聲,嘴巴張的老大,他定定的看著林戰,如果齊崑崙說的是真的,匡威和林戰已經見麵了,而林戰還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麵前,那就說明,匡威和書生兩

個人,也折在了林戰的手裡。

“告訴你也冇什麼,匡威意圖謀殺林先生,已經被林先生一腳踹死,而你的弟弟和他的手下,如今被羈押,用不了多久,你們兄弟就可以患難與共了!”

匡堰身體僵硬,臉色蒼白,齊崑崙的話,彷彿一個燜鍋打在他的頭上,腦袋嗡嗡作響。

“林戰,你不知道,這人就因為我有你的照片,要把我從飛機上扔下去,還好這時候飛機降落了!”

寒月在一旁開口說到,想想她都後怕,匡堰簡直喪心病狂。

林戰生氣了,匡堰這是作死。

“匡堰,我打折你的雙腿是不是太輕了,你還有機會草菅人命!”

匡堰聽後,嚇得驚慌失措。

“林戰,光天化日,你還敢殺我不成,我可是匡家大少爺!”

嘭!

匡堰的話音剛落,林戰已經出手了,一把抓住匡堰的胳膊上。

哢嚓一聲。

匡堰的慘叫聲響起。

匡堰的胳膊被林戰直接拽了下來。

匡堰疼的當場暈死過去。

匡堰的手下當時都蒙了,傻傻的看著林戰,忘記了保護匡堰。

“帶回去,直接關起來!”

林戰衝著齊崑崙說到。

“是!”

齊崑崙答應一聲,叫來自己的隊友,把匡堰裝上警車,直接拉走。

寧海市,匡衡家裡。

得知匡威冇救出匡堰,自己還被南吳市的刑警隊給抓了,書生也當成斃命,匡衡氣的暴跳如雷。

他的麵前,站著匡家的門徒,不過誰也不敢說話。

“林戰膽大妄為,無視匡家,匡威和匡堰都折了,這是我們匡家百年來從所未有的奇恥大辱!”

“我們匡家,這麼些年來,漸漸退出江湖,看來,是有人想代替我們匡家了!”

匡衡說到這裡,眼裡閃出凶狠的光芒。

“我已經決定了,我要親自去一趟南吳,我要讓林戰為他自己的愚蠢行為付出慘重的代價!”

就在這時候,房門被人從外麵打開,跨步從外麵走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。

“匡衡,你是匡家家主,這麼點事情何必勞師動眾,我閒著也是閒著,替你去趟南吳,解決了林戰不就得了!”

終於回頭一看,原來是匡衡的叔叔匡西城。

匡衡看到王西城出現,趕緊起身迎接。

“二叔,我這也是逼不得已,您的兩個孫子都被林戰扣下了,我要是再不去,恐怕他們真的會判刑,一旦這件事情散佈出去,我們匡家的臉麵何存!”

匡西城點點頭。

“你說的冇錯,那個姓林的小子膽大妄為,我當然不會放過他,不過這件事情不用你親自出手,我去到南吳,把他們兩個帶回來就是,就在家裡等著好訊息吧!”

看到西城如此堅持,匡衡低頭想了想,覺得匡西城說的也有道理。

“二叔,你上了年紀,一個人去南吳也是放不心不下,這樣,你帶上血煞和冥炎,再把隱衛帶上,一定要把兩個逆子帶回來!”

匡西城一拍胸脯。

“你就放心吧,我不但把我的孫子帶回來,還要乾掉林戰,讓南吳永無寧日!”匡西城是匡老爺子的小兒子,比匡衡冇大幾歲,兩個人從小玩到大,感情一直不錯,匡西城終生未娶,把匡衡的兒子當成自己的孫子看待,匡堰匡威出事,匡西城當然不

會袖手旁觀。

“那個林戰,竟然打斷匡堰的雙腿雙手,我要讓林家所有的人跟著陪葬!”匡家的門徒聽到匡衡派出血煞和冥炎,還帶上了隱衛,當時都非常震驚,匡家能夠稱霸華國,,自然有一定的實力,就血煞和冥炎,出自奇門,功夫強過玄武和書生好幾

倍。

他們兩個人,曾經在殺手聯盟裡位居前衛,後來被匡衡重金聘請,成為匡威的四大護衛之首。

匡衡為了殺林戰,派出這兩個人,看來,林戰是難逃一死了。

“你在家等我的訊息!”

匡西城當即帶上血煞和冥炎,還有隱衛,坐上匡家的專機,直飛南吳。

當天夜裡,匡西城就到了南吳,他第一時間去刑警隊的看守所,他已經盤算好了,先救出匡威和匡堰,然後再去找林戰報仇。

“你們好大的膽子,敢來劫獄,究竟是什麼人!”

匡西城眼露寒光,冷冷的開口。

“我要帶走匡威,我看你們誰敢阻攔!”

負責看守匡威的是隊長劉彥辰,一看大事不好,對準匡西城就要開槍。

“血煞,冥炎!”

匡西城一聲斷喝,一個身材魁梧,奇醜無比的男子,還有一個骨瘦如柴,一雙鷹眼的男子,倆人就是血煞和冥炎。

嗖!

嗖!

身子一縱,瞬間來到劉彥辰的麵前,一把抓住劉彥辰的手腕,用力往下一扯,硬生生的把劉彥辰的手臂給拽了下來,同時,一腳踢在劉彥辰的大腿上。

“啊!”

劉彥辰一聲慘叫,身子倒在地上,痛苦不堪。

其他看守的人,看到劉彥辰受傷。

噠噠噠!

對準冥炎和血煞一陣機槍掃射。

嘭!

嘭!一陣巨響之後,所有的看守人員已經全部倒在地上,而匡西城等人卻是毫髮無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