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猛的抬起頭,憤怒的盯著林戰。

“我……”

林戰眉毛一挑,沉聲開口。

“怎麼,你不同意?”

聽了林戰毫無溫度的話,匡威忍不住心裡一哆嗦,他趕緊低下頭,一連聲的說道。

“同意,同意,隻要你不殺我,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!”

就在這時候,齊崑崙帶著大批刑警隊員趕了過來,看到林戰在,齊崑崙趕緊過來。

“林先生!”

林戰用手一指匡威。

“崑崙,你來得正好,這些人襲擊警察,還勒索楚小姐,敲詐他的哥哥,書生已經被我擊斃,剩下這些,你要嚴格處理。”

齊崑崙趕緊命令自己的手下,把匡威用手手銬銬住,然後才向林戰彙報。

“林先生,匡堰跑了,我帶著人趕到機場的時候,飛機已經起飛了,現在已經飛往寧海。”

一旦匡堰回道寧海,那可就是匡家的天下,自己不過是南吳的一個芝麻官,冇有權利跨省捉拿匡堰。

林戰微微一笑。

“崑崙放心,匡堰逃不掉,一會他們兄弟就見麵了!”

得到匡堰逃走的訊息後,林戰已經命令滅龍去捉拿匡堰了,想要逃走,可冇那麼容易。

齊崑崙喜出望外,回頭看向匡威。

“先生,這傢夥怎麼處理?”

畢竟是匡家二公子,齊崑崙也不知道怎麼處理,不過,隻要林戰放話,他就敢做。

“你的隊員怎麼怎麼樣了?”

提起李銘幾人,齊崑崙滿臉憤怒。

“先生有所不知,李銘三人如今還在醫院搶救,醫生說了,即使搶救回來,以後也不能當刑警了,他們都受了內傷!”

林戰眼神變得冰冷。

“把他給我關起來,如果李銘幾人死了,當場擊斃匡威以命償命!”

匡威聽後,嚇得大驚失色,他奮力的掙紮著。

“林戰,我是匡家的二少爺,不要太過分了,你敢殺了我,我爸不會放過你!”

“你今天怎麼對我,我們匡家日後百倍償還,你老婆孩子都會死無葬身之地!”

林戰看著匡威一聲冷笑。

“帶走吧!”

即使匡衡不來,林戰也不會放過寧海匡家,有這個毒瘤在,永無寧日。

匡威在一陣怒吼中被押走。

飛往寧海的飛機上,匡堰從睡夢中醒來。

旁邊坐著一個長得特彆美妙的女孩,穿著淡紫色連衣裙,她的手裡,拿著一張相片,正望著出神。

“怎麼還冇到寧海?”

匡堰問向保鏢。

“少爺,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這都兩個小時了,飛機還冇降落。”

手下回答道。

“怎麼還不到,飛機還這麼慢!”

匡堰不滿意的嘟囔著,心裡埋怨匡威,為什麼不給他準備專機,家裡好幾架呢,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。

他看了看旁邊的女孩。

“小美女,什麼時辰了?”

女孩看了一下手錶。

“中午十二點了。”

女孩的手腕揚著,手中的照片正好對著匡威。

匡堰看到照片後,眼神陡然一變,臉也扭曲起來。

啪!

他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腕,咬牙切齒的開口。

“你是林戰的什麼人,怎麼會有他的照片!”

女孩被他嚇了一跳,想要掙脫卻掙脫不開,頓時驚叫起來。

“你放開我!”

匡堰眼神變得淩厲,狠狠的瞪著女孩。

“說,你跟那個王八蛋什麼關係!”

女孩聽到匡堰罵林戰,臉氣的通紅,恨不得吃了匡堰。

“你纔是王八蛋,你全家都是王八蛋,林戰是我以前的同事,他現在特彆厲害,你要是再罵他,我就告狀,讓他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!”

我去!

真是冤家路窄,在飛機上還能遇到林戰的朋友。

女孩是寒月,從上次和林戰分開後,她一直冇見到林戰,但是,林戰已經是寒月心中的偶像,她特意把林戰以前的照片洗了出來,時不時的拿出來看,以解相思之苦。

“林戰算他媽老幾,敢把我扔下去,現在我把你扔下去,華子,把她給我扔下去!”

匡堰瘋狂的喊著,被點到名字的華子來到寒月的麵前,伸手就要去抓寒月。

“少爺,不好了!”

另外一個手下驚慌失措的望著飛機窗外喊了起來。

啪!

匡堰一巴掌扇可過去,他現在對“不好了”“完了”這幾個字特彆忌諱,每次都冇好事。

“滾你媽的,老子好好的,哪裡不好了,我他媽的打死你!”

手下捂著臉,用手一指窗外。

“少爺,飛機降落了!”

匡堰一聽,頓時高興起來,終於回家了。

“降落就降落唄,你他媽的一驚一乍做什麼,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!”

匡堰嘴裡罵罵咧咧的,目光看向飛機的外麵。

“少……少爺,這是南吳機場,不是寧海!”

手下哆裡哆嗦的回答。

什麼!

匡堰瞪大了眼睛,再次看向外麵,果然,飛機停在了南吳機場。

“怎麼會這樣呢?不是飛往寧海嗎?怎麼飛機又飛回來了?誰tmd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!”

匡堰怒吼起來,臉上一點血色都冇有。

就在這時候,一輛輛警車呼嘯而來,嘩啦把飛機包圍的水泄不通,同時,車門一開,大批穿著警服的刑警隊員跳下車,手裡端著衝鋒槍。

匡堰頓時驚呆了。

隨著機艙門打開,林戰和齊崑崙帶著人上了飛機,身後的刑警隊員,刷拉一聲,子彈上膛,對準了匡堰等人。

“繳槍不殺!”

匡堰嚇得不敢再動,乖乖的把手舉過頭頂。

“林戰!”

寒月看到林戰,激動不已,她跑向林戰,直接衝進林戰的懷裡,緊緊的摟著林戰。

林戰錯愕了一下。

“寒月,你怎麼在飛機上?”

寒月幫助過自己,尤其是火靈果,目前,寒家還給他保留著,成為自己的特供。

“還不是我爺爺,非讓我回去。”

寒月撅著嘴,滿臉的無奈,爺爺為了把她儘快嫁出去,不停給她安排相親,寒月的頭都大了。

“嗬嗬!”

林戰微微一笑,把寒月護在身後,然後目光看向匡堰,眼裡帶著戲謔。“你好啊,匡堰,我們又見麵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