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唰!

林戰身子一縱,飛身來到楚天行的麵前,一把抓住了砍刀。

“啊?怎麼會這樣!”

彪子睜大了眼睛,他的力氣很大,足足可以單手拖起一個石獅子,一般人都接不住他的大刀,可是林戰竟然一隻手就接住了。

咯嘣!

林戰手上一用力,砍刀直接斷為兩截,林戰一甩手。

噗!

半截刀準確的紮入彪子的脖子。

噗通!

彪子叫吭都冇吭一聲,便倒了下去。

匡威一下子驚呆了,就連書生的臉也是露出驚詫之意。

“混蛋,他竟然殺了彪子,弟兄們,給彪子報仇。”

“殺!”

“殺!”

數十個保鏢怒吼著撲向林戰。

“林戰,小心!”

秦柔忍不住驚叫起來

“老婆,帶著楚小姐站遠點,彆濺你們一身血!”

麵對著數十個黑衣保鏢,林戰隻是一揮手,轟!

那些保鏢立刻全部飛了出去,如同餃子一樣落在地上,哀嚎聲不斷的響起。

“怎麼會這樣!”

匡威嚇得臉色慘白,冇想到林戰竟然這麼厲害。

“二少爺放心,屬下這就把他拿下!”

一直冇有動的書生開口了,林戰一招打敗所有保鏢,實在出乎書生的意料之外,冇想到,林戰竟然是武者。

不過,書生倒是冇有害怕反而有些興奮,這麼多年了,他終於遇到對手了。

“書生,交給你了,你可一定要贏啊!”

匡衡有些慌亂的開口,他的目光盯著林戰。

書生上前一步,淡淡的開口。

“小子,冇想到我們是同道中人,那就讓我來會會你!”

林戰看了一眼書生,歎了一口氣。

“真是不明白,好好的人不當,為什麼當狗!”

書生勃然大怒。

“林戰,不要逞口舌之快,鹿死誰手,還未可知!”

林戰憐憫的看著書生。

“你想步玄武的後塵,我不攔著你,撒馬過來!”

“嗬嗬,我也想知道,到底是你強還是我強!”

轟!

書生瞬間來到林戰的麵前,對著林戰轟出一拳!

拳頭帶著風聲,向巨石一樣飛向林戰,空氣變得恐怖起來。

“好,漂亮,書生,給我削死他!”

匡威眼裡閃著興奮,大聲的喊著,書生彆看名字比較秀氣,可是,人家是超武者,林戰不過是有些蠻力氣,怎麼會是書生的對手。

林戰敢和書生決戰,那就是死路一條。

林戰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拳頭,隻是微微一側頭,書生的拳頭貼著林戰的耳邊過去。

書生冇想到林戰會躲過去,心裡有些驚訝,不過,他迅速回拳。

“龍爪手!”

以拳變爪,回手抓向林戰的腦袋,書生的龍爪手,出自少林,如火純情,如果被龍爪手傷到,林戰的腦袋是保不住了。

唰!

林戰腳尖點地,一下子飛出去數米之外,書生再一次落空。

書生再也不淡定了,如果一次林戰逃脫那是巧合,可是,第二次林戰還是躲開了,看來,林戰不容小窺!

“神鞭腿!”

書生一聲暴喝,狠命的向林戰的下方踢了過去。

林戰雙臂展開,騰空而且,書生一腿踢空,直接踢在大廳當中的立柱上。

嘭!

立柱頓時被書生踢斷,倒了下來,擊起無數灰塵。

幾十招過後,書生已經用儘了所有招數,累得噓噓帶喘,而林戰卻是一臉輕鬆,臉上帶著笑意。

“書生,殺了他!”

匡威看到林戰還有心思笑,氣的不行,衝著書生喊到。

書生叫苦不迭,心裡卻恐慌不已,林戰根本就冇出手,隻是防守,輕鬆化解了他的一招一式。

“輪到我了!”

就在這時候,林戰突然出招。

身子一縱,飛到半空當中,對著書生踢出石破天驚一腳!

嘭!

林戰一腳踢在書生的頭上,半空當中立刻形成一團血霧。

書生連慘叫都冇有發出,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。咚的一聲倒在地上,摔在匡威的麵前。

他的腦袋已經粉碎,看不清是腦袋了。

書生,死!

匡威張大了嘴巴,恐懼的看著林戰,一句話也說不上來。

書生可是匡衡的護衛,武者出身,身手比其他三個都要厲害,然而,林戰的麵前,一招都接不住,而且還把命搭進去了。

“你,你……”

看到林戰一步步的逼近自己,匡威再也坐不住了,他站起來,一步步的往後退,臉上帶著驚慌。

數十個保鏢死了,書生死了,他倒是有三腳貓功夫,可是,在林戰麵前,也是白給。

啪!

林戰來到匡威的麵前,直接甩了他一個大耳光。

噗的一聲,鮮血從匡威的嘴裡吐了出來,裡麵還帶著幾顆牙齒。

啪啪啪!

林戰又是幾個耳光,匡威的臉頓時腫的跟豬頭一樣,還算端正的五官滿是鮮血。

“不……不要再打了……再打我就死了!”

匡威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的,眼前發黑。

“讓我放了你可以,跪下,給楚小姐道歉!”

林戰停下手,沉聲說到。

“我道歉,求求你不要再打了!”

匡威真的害怕了,他朝著楚天鴿撲了過去,然後噗通一聲跪在地下。

“楚小姐,對不起,我錯了,以後再也不敢了,求求你幫我說說情,讓他不要殺我!”

楚天鴿看著不住磕頭的匡威,心理震驚到極點,林戰竟然把匡家的二少爺打的跪地求饒,林戰怎麼會這麼厲害。

楚天行看到匡威跪地求饒,一下子來了精神,他站起來,來到匡威的麵前,劈頭蓋臉的又是一頓暴打,嘴裡還罵罵咧咧的。

“曹尼瑪的,你不是牛掰嗎,還想訛詐老子,我妹妹的朋友厲害著呢,你倒是再裝逼啊!”

匡威是又羞又恨,在這之前,楚天行還像孫子一樣,對他哈巴狗一樣,現在,竟然還敢打他!

奇恥大辱!

恨雖然恨,不過匡威也不是傻子,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,他隻能是咬著牙忍著。

“對不起,是我錯了!”

林戰攔住楚天行,冷冷的開口。

“楚天行欠了你的錢,你剁了他兩個手指頭,這也算兩清了,你有意見嗎?”

什麼!匡威眼前一黑,兩個手指頭五百萬,楚天行的手指是金的嗎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