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,少爺的意思?”

書生疑惑的開口問到。

“哼哼,我這次來,不僅要給大哥報仇,還要把鼎盛集團收購到匡氏公司,我要讓林戰一無所有!”

匡堰是有本事,吞冇了幾千億林戰的錢,他要做,就要做的更好。

鼎盛集團是秦柔的全部心血,不僅擁有醫藥公司,還有流雲休閒山莊的項目,還有江州的慈善機構工程,加起來,那可是天文數字。

如果把鼎盛集團拿到自己的手裡,不僅林戰倒了,就是父親匡衡也會對他另眼看待,家主位置手到擒來。

“少爺,這會不會太冒險了,家主做的就是醫藥生意,目標也隻有配方,我們還是一步步來,不能一口吃個胖子。”書生嚇了一跳,匡威的胃口還真大,這是要趕儘殺絕的節奏,秦柔彆看是女流之輩,不過,能夠從一個不入流的小公司做到集團上市公司,一定有過人之處,不會輕易打

垮。

“你去把鼎盛集團的資料給我拿來,哦,還有,現在那個配方的負責人是誰給我打聽清楚,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嘛!”

匡威吩咐書生,書生領命離開,不多時,便拿著一份厚厚的資料走了進來。“少爺,打聽清楚了,九轉金丹的配方,是由一個叫做楚天鴿的人負責,據說,這個楚天鴿是傲天集團董事長楚傲天的遠房親戚,從國外的醫藥大學畢業回來,博碩連讀生

畢業,林戰的老婆每年給她一百萬的薪資。”

匡威看著手裡還有好多資料,當看到秦柔和楚天鴿的照片時,眼裡閃過驚豔,他是匡家的二少爺,身邊美女如雲,不過,像秦柔這樣美麗的女子,他還是第一次看到。

看到匡威盯著秦柔和楚天鴿的照片,書生頓時明白過來,匡威是看上秦柔和楚天鴿了。

“少爺,你喜歡這兩個女人,要不要我去把她們抓來?”

匡威微微一笑。“書生,你真是不解風情,少爺我怎麼會強人所難呢,我要讓她們心甘情願的做我的女人,秦柔呢,是結過婚的女人,二手貨我先不急著吃,你去打聽一下,這個女博士有

什麼弱點,然後,我們對症下藥,然後……嗬嗬……”

看著匡威猥瑣的笑臉,書生心裡都某些同情那個叫做楚天鴿的女孩了。

不過,這不是他應該關心的問題,他的任務就是保護好匡威,服從匡威的命令。“少爺,楚天鴿的背景我打聽清楚了,她自幼失去父母,和哥哥相依為命,不過,她哥哥叫楚天行,是個賭徒,彆看楚天鴿掙得多,但是,多一半的工資都花在了給哥哥還

債了。”

匡威一聽來了精神,要想得到楚天鴿,隻要拿下楚天行就可以了。

“書生,你這麼做……”楚天行到現在都有些懵逼,他賭博一共輸了好幾百萬,為了躲債,連家都不敢回去,現在,突然有人找到他,說是賭債已經還清了,這麼好的事情,竟然落在自己的頭上

“楚天行,這是我們的二少爺,就是他給你還了賭債,還不謝謝我們少爺。”

書生把楚天行帶到匡威的麵前。

噗通!

楚天行直接跪到匡威的麵前。

“多謝二少爺,你就是我的大恩人,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。”

楚天行說完,對著匡威又是磕了好幾個頭。

匡威微微一笑。

“楚天行,我幫你還了債,你隻要幫我一件事,事情辦成了,那幾百萬我就不要了,如果你做不到,嗬嗬,我的利息,可是比高利貸要高上好幾倍!”

楚天行驚愕的抬起頭,他一窮二白,匡威還能用的到自己。

“不知道我能為二少爺做些什麼?”

“我看上你妹妹了,如果你能說服楚天鴿做我的情人,我可以放過你,如果你做不到,那可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楚天行一聽,當即臉色一變。

楚天鴿是這個世上他唯一的親人,他雖然是賭徒,但是,對楚天鴿還是挺疼愛的。

雖然不知道匡威的身份,他一眼就知道,匡威不是善類,楚天鴿落在匡威的手裡,絕對不會有好結果。

“二少爺,我做不了我妹妹的主,不過您放心,你的錢,我會想辦法還清的……”

啪啪!

書生過去,抬手給了楚天行兩個嘴巴子。

“楚天行,你要是真疼愛妹妹,就不會讓她給你還賭債了,如果你不答應,可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

匡威威脅的開口,楚天行嚇得癱在地上。

鼎盛集團,楚天鴿的住處。

楚天鴿是人才,也不是南吳本地人,秦柔特意給她安排了一個公寓,麵積不大,隻有兩室一廳,但是,足夠楚天鴿住了。

為了感謝林戰和秦柔,楚天鴿特意做了晚餐,邀請倆人一起吃飯。

“楚小姐,醫藥配方的事情一直是你負責,所以,南吳的醫藥研究所,還是交給你,如果你有什麼需要,儘管找我老婆秦柔,我們會全力配合。”

楚天鴿微笑的看著秦柔,心裡特彆羨慕,秦柔同自己的年齡差不多,但是,卻有林戰這麼體貼的丈夫。

而自己……

叮鈴鈴……

電話響了起來,楚天鴿拿出電話,看到來電顯示是哥哥,當時臉色稍微變了一下。

“不好意思,失陪一下!”

楚天鴿拿著電話來到外麵,接通了電話。

“喂……”

“啊,妹妹,快來救我,你要是不來,我就死定了!”

電話那頭傳來楚天行鬼哭狼嚎的叫聲。

“哥,你怎麼了?”

楚天鴿焦急的喊了起來。

匡威看到楚天行光知道嚎,冇有一句完整的話,一腳踢了過去,楚天行立刻大叫起來。

“楚小姐是嗎,我是匡威,你哥呢,在我的手裡,你要不想他斃命,馬上來鹽龍湖酒店,晚了,你哥哥要是缺胳膊斷腿的,我可不負責。”

……

林戰和秦柔坐在客廳裡,倆人有說有笑的,楚天鴿從陽台回來,形色匆忙。

“對不起,林先生,秦總,我有事要出去一下,所以……”

楚天鴿歉意的開口。

林戰和秦柔互相望了一眼,隨即起身。

“沒關係我們也該回去了,所以,你有事就去忙。”楚天鴿冇有多說,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