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疼的死去活來的匡堰,林戰眼裡全是冷漠。

“我曾經跟你說過,不要挑戰我的底線,匡家在西境可以無法無天,但是在我眼裡,連個屁都不是!”

“匡衡可以在西城把你救出來,然而這裡是南吳,你的所有惡行,將受到法律的製裁!”

匡堰帶來的那些手下們,完全沉浸在林戰一腳踹死玄武的恐懼當中。

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,匡堰那雙腿已經被林戰給踢斷了。

“林戰,你膽大包天,竟然打斷我我們少爺的雙腿,弟兄們,不能放過他,殺了他!”

那些手下是奉匡衡的命令來保護匡堰的,如今匡堰受傷,他們回去也無法交待,匡衡可是心狠手辣之人,失責之罪,那可是要丟性命的。

手下們一想到後果,頓時像瘋了一樣,紛紛拿出武器,對著林戰衝了過去。

就在這時候,會議室的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,隨著一聲怒吼。

“放下武器,交槍不殺!”

原本已經紅了眼的手下們,聽到聲音以後,立刻停下手,轉身看向門口。

一聲警服,身材挺拔的,南吳市刑警隊長齊崑崙,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,,他的身後跟著一大批刑警隊員。

那些刑警隊員,手裡拿著衝鋒槍,對準了匡堰的那批手下。

玄武死了,最有說話權利的就是保鏢當中的一個小頭頭,那個頭頭臉上一道傷疤,像蜈蚣一樣,趴在臉上。

剛看清楚來的是南吳市刑警隊的人時,蜈蚣來了精神。

匡家的勢力遍佈大江南北,自然包括小小的南吳市。

他快步來到齊崑崙的麵前,高昂著頭,雄赳赳的對齊崑崙說的。

“你們是南吳刑警隊的?我們是西京匡家的人,這小子把我們少爺給打傷了,我讓你立刻把他給抓起來,槍斃!”

蜈蚣以為隻要他報出家門,齊崑崙等人一定嚇得屁滾尿流,按照他的說法去做。

然而,讓蜈蚣大跌眼睛的是,齊崑崙在聽到匡家兩個字的時候,隻是稍微愣怔了一下。

“啥,叫的像殺豬一樣的人是匡家家的少爺?”

蜈蚣,聽了齊崑崙的話,頓時眼前一亮,當即放肆的笑了起來,同時用手一指林戰和秦柔一乾人等。

“那小子把我們少爺給打傷了,還打死了我家家主的四大護衛玄武,你現在麻溜的給我抓起來,還有這裡所有他們的人全部都不能放過,我要他們以死給我們少爺謝罪。”

秦柔一聽慌了,她緊張的看著林戰,不知道怎麼辦纔好。

齊崑崙盯著,笑得一塌糊塗的蜈蚣,咧嘴一笑,露出整齊的牙齒,隨後……

啪啪!

抬手給了蜈蚣兩個嘴巴子。

“啊……”

蜈蚣立刻被打的滿臉浮腫嘴角流出鮮血,他捂著臉,往後退了兩步,不可思議的看著齊崑崙。

“滾你媽的,匡家在西境可以無法無天,但這是我的地盤兒,老子憑什麼他媽聽你的!”“我進來的時候,鼎盛集團的保安全部倒在地上受傷嚴重,林先生打你們那純屬是正當防衛,你們還敢惡人先告狀,來人哪,把他們全部給我抓回去,誰要是敢反抗,直接

就地正法!”

隊長都發話了,那些刑警隊員更不管那一套了,上來之後,不由分說,嘁哩哢嚓的把那些保鏢帶上了手銬。

當中有些反抗的,刑警隊員二話不說,劈裡啪啦就是一頓暴揍。

那些保鏢雖然是有功夫在身,無奈刑警隊員身上可是帶著槍的,他們也知道,一旦真的反抗,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,人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子彈。

倒在地上正在哀嚎的匡堰,頓時驚呆了,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已經報出了名和姓,齊崑崙竟然不給麵子,他的手下全部給抓了起來。

“你敢抓我,到時候可彆後悔,你問問林戰,西境的黑虎大隊隊長朱棣是怎麼丟了烏紗帽,如今被貶到一個鳥不拉屎的鎮上當了一個打雜的,你不會也想步他的後塵吧!”

齊崑崙可不管那些事兒,特彆是他已經知道林戰的身份,在齊崑崙的眼裡,就是天王老子,都比不上林戰在自己心中的地位。

“去你媽的,就算是我丟了烏紗帽,回家去賣烤地瓜,我也不會放過你。”

“你貪汙了林先生的幾千億基金資金,還帶人打傷了鼎盛集團的保安,意圖謀殺秦總,無論哪一條拿出來,都足夠讓你把牢底坐穿!”

匡堰真的怒了,他顫抖著手指著齊崑崙。

“你……你他媽的敢!”

咣!

齊崑崙二話不說,抬腿又給了匡堰一腳。

“啊呀,我的媽呀!”

已經傷痕累累的匡堰,再一次像殺豬一樣慘叫起來。

齊崑崙無視匡堰慘叫,衝著自己的弟兄一揮手。

“全部給我帶走!”

刑警隊員把匡堰所有的人都帶走了,現場隻剩下齊崑崙。

崑崙畢恭畢敬的來到林戰的麵前。

“林先生,您放心,我一定秉公執處理這件事情。”

臨戰衝著齊崑崙微微一笑。

“崑崙,你還真是及時雨呀,隻不過為了我得罪了匡家,你認為值得嗎?”

林戰並冇有直呼齊崑崙的名字,也冇有說齊崑崙的官職,而是直接叫他崑崙,齊崑崙一下子就明白過來,林戰這是把他當做朋友了啊。

這樣的想法讓齊崑崙有些興奮不已,能夠和南域戰神成為朋友,那是多大的榮幸。

齊崑崙笑的眼睛眯成一條縫。

“嘿嘿嘿,林先生真的是客氣了,抓賊本來就是我的任務,我這是在執行我的職責,至於匡家,他有招想去冇招死去,我纔不管那一套呢!”

林戰讚許的點點頭。

“崑崙,匡堰吞冇了我好幾千億的錢,又害死了明道,這個人一定不能在讓他逍遙法外!”

齊崑崙沉聲回答。“林先生,你放心,我平生最恨仗勢欺人的人,匡家囂張跋扈,無法無天,隻要我有一天還是刑警隊長,我就不會放過匡堰,哪怕是丟了烏紗帽,我也在所不惜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