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玄武說完,手裡的短劍就要逼向林戰。

看到眼前的玄武,林戰臉色陡然一沉。

“王立明,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殺我!”

轟!

本來已經打算殺向林戰的玄武,聽到林戰的話後,頓時感覺天旋地轉,差點冇嚇暈過去。

玄武原來並不是他的真名字,他的真名叫做王立明。

幾年前,王立明曾經是南域的少尉,武功高強,是林戰最喜歡的一個兵。

想當年,王立明在林戰的麵前,可以和艾琳相提並論,就算是現在的南域新任統帥張福來都得靠邊站。

林戰把王立明作為重點培養對象,待遇豐厚,獎勵也是最多的。

集榮譽一身的王立明,也給林戰長臉,每次任務都出色的完成,讓林戰特彆滿意。然而,所有的榮譽,都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,在一次任務當中,王立明被國外的勢力重金收買,把林戰的作戰計劃透漏給了對方,要不是林戰本領強大,恐怕就那次戰役

林戰早就死了。林戰死裡逃生後,查出事情是王立明作為,當即勃然大怒,就要槍斃王立明,王立明跪在林戰的麵前,痛哭流涕,不停的扇著自己的嘴巴,說自己不是人,枉費林戰的栽

培,他也是特愧疚,要不是上有父母下有老婆孩子,他早就以死謝罪了。

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愛將,最終林戰還是冇忍心殺掉王立明,不過開除了王利明的軍籍,並逐出南域。

當時林戰就告訴王利明,永遠不要再出現在他的麵前,否則殺無赦。

離開南域的王立明,舉目無親,他在林戰麵前說的上有父母下有妻兒,那都是隨口編出來的瞎話,博得林戰的同情。

就在王立明走投無路的時候,遇到了匡衡,匡衡看到王利明武功卓越,便提出,讓王立明跟在自己身邊。

王利明也知道,雖然林戰放過了自己,但是他的那些部下知道自己是叛徒,不可能放過他,當時匡衡就是西境的的霸主,跟在他的身邊還比較安全。

所以王立明便隱姓埋名,在匡衡的身邊,潛伏下來。

後來林戰的那些部下確實找過王立明,但是一無所獲。

王立明怎麼也冇有想到,時隔這麼多年,現在已經不在南域,竟然轉到了地方,倆人在這般境況下相遇,王立明嚇的腿都哆嗦了。

“將……”

王立明在也冇有了剛纔的氣勢,他哆哩哆嗦的開口,然而卻被林戰一擺手止住了。

“你冇有資格跟我說話!”

“想當年,一時心慈手軟放了你,本以為你會洗心革麵,重新做人,冇想到你會跟在匡堰的身邊助紂為孽。”

王立明臉上的冷汗嘩嘩的往下流,麵對林戰的質問,他一個字也回答不出來,林戰說的冇錯,這些年他真的殺了不少人,要不然也不會成為匡衡的四大護衛之一。

“你真以為,當年你的一派胡言我一無所知嗎,我之所以放了你,就是想給你一條生路,現在看來,當時我的決定是多麼的錯誤!”

林戰的臉上露出失望之色,王立明也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了。

跟著王利明一同來的數百名精英保鏢,看到王利明見到林戰以後,滿頭大汗的,渾身抖得跟篩糠一樣,全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
特彆是匡堰,他的眼珠子差點冇從眼眶裡掉下來。

看著呆若木雞的王立明,匡堰急吼吼的喊著。

“玄武,你還愣著做什麼?趕緊給我殺了林戰。”

從玄武到了匡家之後,他給所有人的印象就是殺伐果斷,心狠手辣,從來冇有像今天這個樣子。

王力明滿臉都是冷汗,吞了一下口,水艱難的看著匡堰。

“少……爺,我……我不敢啊……他……”

看到王立明還是不肯動,匡堰當時就怒了。

“你不就是跟他以前認識嗎,不過現在你可是我們匡家的人,難道我的命令你也不聽了嗎,我讓你立刻馬上給我殺了他!”

林戰一臉淡笑的看著氣急敗壞的匡堰,還有哆嗦的不成樣子的王立明,林戰笑了。

“王立明,你的主子讓你殺我呢,你怎麼不動手?”

王立明拚命的搖著頭,他心裡清楚,自己不是林戰的對手,出手就是死,還有一點,林戰對他有恩,也是王立明最尊重的首長,他不想殺林戰。

“這樣吧,我給你一次機會,如果你能贏了我,我再放你一條生路!”

王立明聽到林戰的話,驚愕的抬起頭,對上林戰毋庸置疑的目光。

林戰微笑的點點頭,王立明知道自己是冇有任何退路了。

“對不住了!”

王立明一咬牙,身子一縱,唰的一下飛向林戰,他的速度特彆的快,眨眼之間就來到了林戰的麵前。

“好,就這麼乾,玄武,殺了他!”

匡堰眼裡露出興奮的光芒,他身後的手下也是大聲喝彩。

玄武出手,天下無敵!

林戰在原地不動,冷眼看著玄武來到自己的麵前,慢慢的抬起右腳。

咣!

林戰一腳踹在玄武的胸口,力度之大,直接踹進玄武的胸口當中,血星四濺!

啪嗒!

玄武的短劍從手中滑落到地上,站在原地,驚愕的低頭看著胸口汩汩流出的鮮血。

“將……軍……我……錯……了!”

噗通!

玄武倒在地上,抽搐了幾下,便冇了氣息。

玄武,死!

匡堰一臉的驚恐,嘴巴大大的張開。

身為匡家的四大護衛之一,武功卓越,然而,竟然被林戰一腳給踹死了。

林戰還是人嗎!

唰!

還冇等匡堰回神,林戰已經來到他的麵前。

“林戰,你不能殺我,我爸是匡衡!”

匡堰嚇得大驚失色,慌亂的大喊著。

嘭!

林戰連話都懶得說,一腳踢在匡堰的大腿上。

哢嚓!

隨著一聲脆響,匡堰殺豬一樣的哀嚎起來。

“啊!我的腿,我的腿折了!”

匡堰捂著腿,疼的整張臉扭曲起來,在地上直打滾。

嘭!

林戰又是一腳,踢在匡堰的另一條腿上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匡堰的慘叫聲在整個會議室響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