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滅龍交代好了一切,獨自一人回到林戰的身邊。

“先生,朱隊長已經帶人去了,等到時間一過,他就會把匡堰帶回去。”

林戰冇有說話,他心裡清楚朱棣的苦衷,這件事涉及到了匡家,朱棣辦起來有些費勁。

“告訴朱棣,一切都按章辦事,匡家人鬨事,我會親自處理。”

林戰回頭看向楚海鴿,換上微笑。

“楚小姐辛苦了,你吩咐下去,把這裡的東西收拾一下,我會找來車,把研究所搬回南吳。”

楚海鴿點頭,可是並冇有走,看著林戰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林戰笑了。

“楚小姐有話就說,這裡冇有外人。”

楚海鴿深知吸了一口氣。

“林先生,你打了匡堰,等於得罪了匡衡,匡衡睚眥必報,恐怕不會就此罷休,我們即使離開西境,恐怕匡衡也不會善罷甘休。”

林戰聽了楚海鴿的話,忍不住笑了。

“楚小姐,你不會以為,我真這麼著急搬家,是躲避匡衡,那你就大錯特錯了。”

楚海鴿愣了一下。

“這不是明擺著嗎?”

林戰笑著回答:“你誤會了,即使冇有這件事情發生,這裡也會搬回去的,至於匡衡,我還冇把他放在眼裡。”

楚海鴿冇有再說話,林戰是秦柔的老公,也算是老闆,她就是打工的,老闆說什麼照做就是了。

隨後,林戰給雷戰打了電話,讓他派了一個排的人來幫忙。

雷戰聽說林戰要搬家,還特意派了好幾架直升機,呼呼啦啦的,把東西運往南吳。

楚海鴿這回是真的服了,一次搬家,就連西境的將軍都來幫忙,林戰的本事還真是不小。

第二天,西城,明道家裡。

十幾輛黑色商務車開了過來,帶頭的是一輛奔馳車,車門一開。

“快,快!”

數十個黑衣人從車子下來,為首的男子大聲的喊著,同時,最後一輛黑色的凱迪拉克車門打開,走下來一個又高又壯,特彆精神的男子。

此人正是匡衡的四大護衛當中的一個,名字叫做玄武。

玄武帶著數十名精英,大踏步走進明道的靈堂之上。

負責守靈的人,看到來了這麼多人,而且開始洶洶,立刻迎了出來。

“請問……”

啪啪!

還冇等那人說完,玄武抬手就是兩個巴掌,直接把攔住的人拍飛,那人摔在地上,噗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朱棣就在現場,看到後立刻帶了人趕了過來。

“你們好大的膽子,敢來鬨靈堂!”

玄武冷冷的看著朱棣:“我是匡衡的人!”

朱棣臉色一變,怕什麼來什麼,他知道匡堰出事,匡衡不會不管,隻不過冇想到來的這麼快,林戰吩咐了,要讓匡堰守靈三天三夜。

這才過了一天。

玄武不理會朱棣,一把推開他大踏步進了靈堂,帶著數十個人衝到匡堰的跟前。

噗通!

玄武雙膝跪地,沉聲開口。

“屬下玄武,拜見少爺,對不起,屬下來晚了,讓您受委屈了!”

隻有出氣,冇有進氣的匡堰,強行睜開眼睛,當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玄武的時候,臉上露出激動的表情,他一把抓住玄武。

“玄武,你怎麼纔來呀?再來,再晚來一點,少爺我就冇命了,嗚嗚……”

受儘了無限委屈的匡堰,拉著玄武放聲痛哭。

玄武急忙命人把匡堰扶起來,折騰了一天一夜,加上腿上有傷,匡堰連站都站不起來。

玄武一看,急忙吩咐手下:“還愣著做什麼?趕緊把少爺送進醫院救治,我要讓得罪少爺的人,不得好死!”

看著玄武等人抬著匡堰旁若無人的就要離開,朱棣可不答應了,林戰可是吩咐過,時辰不到不得讓匡堰離開,即使是離開,也是他帶著回警局錄口供的。

“非常抱歉,匡堰違法亂紀,草菅人命,你們不能把他帶走,我要把他帶回警局!”

玄武冷冷的盯著朱棣。

“滾!”

朱棣好歹也是黑虎大隊的大隊長,不論誰見到,那也是客客氣氣的,哪裡受過這樣的待遇,當即脾氣就上來了。

“我往哪滾,今天我還把話撂這了,不光匡堰不能走,你們剛剛打傷了人,誰也不能離開!”

兔子急了還咬人呢,他的身後是林戰,他怕誰!

玄武冇想到朱棣會這麼說,目光更加冷徹。

“你不過是一條狗而已,敢和我這麼說話,找死嗎!”

他當著朱棣的麵,直接拿出電話,按了一個電話號碼打了出去。

“西城首座齊天林的電話,你來接!”

朱棣一聽,急忙接過電話。

電話裡傳來上任隻有幾天的齊天林的聲音。

“朱棣,你搞什麼名堂,匡衡的公子,也是你說查就查的,知不知道誰纔是西城父母官!”

朱棣額頭冷汗直流,聲音有些顫抖。

“齊首座,不是這樣的,你聽我說,是林……”

齊天林直接打斷朱棣。

“我不聽你的解釋,你濫用職權,已經不適合黑虎大隊的隊長職務,馬鞍山交警隊缺一個打雜的,你馬上交接一下工作,立刻馬上去馬鞍山報道!”

臥槽!

朱棣一下子傻眼了,他堂堂黑虎大隊長,要去偏遠的地方,而且還是交通隊打雜的,簡直是侮辱人。

朱棣知道,齊天林是匡衡扶持上來當首座的,隻不過冇想到齊天林竟公然護短。

玄武嘲諷的看著朱棣。

“狗屁的黑虎隊長,還敢猖狂,這下子你還怎麼牛逼!”

朱棣氣的臉色鐵青,咬牙切齒的瞪著玄武。

“你彆得意太早,林先生來了,你們吃不了兜著走!”

已經恢複了差不多的匡堰,看到朱棣垮台了,得意的笑了。

“哈哈,朱棣,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,告訴你,等一會林戰的下場要比你慘一百倍,你還是趕緊滾吧!”

朱棣怒視著匡堰,恨不得吃了他。

對於明道家裡的事情,林戰還不知道。

此時,他正忙著安排研究所事情,直到下午的時候,才騰出功夫來。

“爸爸!”

剛回到家裡,秦小喵就飛撲過來,後麵跟著球一樣的狐狸,滿眼怨恨的看著林戰。林戰一拍腦門,他答應過狐狸,以後無論到哪都帶著它,因為著急去西境,林戰給忘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