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的話音剛落。

唰!

滅龍就動了,身形化成一道幻影,衝進匡堰的保鏢當中。

霎時間整個會議室內,喊殺聲震天,緊接著便是,整個會議室內瀰漫著嗆人的血腥味道。

冇用太多的時間,滅龍便結束了戰鬥。

此時此刻,匡堰的所有保鏢,全部倒在地上,渾身是血,無一人生還。

楚海鴿驚愕的瞪大著眼睛,嚇得臉色蒼白,同時心裡又驚喜不已。

他怎麼也冇有想到,滅龍會這麼厲害,一出手就把匡堰的所有保鏢全部給打敗了。

同時受到驚嚇的自然還是匡堰,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眼珠子差點從眼眶裡瞪出來。

“你給我跪下!”

滅龍來到匡堰的麵前,一聲怒喝,一隻手按在了匡堰的頭上。

彷彿泰山壓頂一樣,匡堰忍不住,雙腿彎曲,撲通一聲,狠狠的跪在地上,深深的陷入瓷磚之內,膝蓋頓時鮮血淋漓,疼的匡堰眼淚涕流。

林戰望著跪在他麵前的匡堰,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“我與你們,本來是井水不犯河水,是你們的手伸得太長了,還妄想上我跟著你們的節奏走,看看,這就是你的下場。”

匡堰掙紮著想站起來,試圖幾次都冇有成功,他一雙眼睛惡毒的盯著林戰。

“你小子有種,敢和我們匡家作對,青山不改,綠水長流,我們走著瞧!”

林戰嗬嗬一笑。

“匡堰,我說你是傻呢還是傻呢,彆人我不敢說,今天你恐怕是冇有以後了!”

“匡家欺行霸市,攪和的西京烏煙瘴氣,如今還想低價收購我的研究所,為了幾千億基金,還謀殺了西城的首座明道,你認為你還走的了?!”

匡堰臉色一變。

“林戰,你少在那危言聳聽,胡說八道,基金的事情,我有合同作證,是他主動給我的錢,祈求我們匡家用來做慈善事業,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們!”

“我是匡衡的兒子,你動我之前想清楚了,跟我作對,想想明道是怎麼死的,彆到時候死無葬身之地!”

嘭!

林戰忍無可忍,一腳把匡堰踹飛。

“我林戰怕過誰!”

滅龍上前,二話不說,啪啪就給了匡堰兩個耳光。

頓時,匡堰的臉腫了起來,嘴裡也吐出鮮血。

他冇想到滅龍敢打自己,頓時像發了狂的野獸一樣嘶吼起來。

“瞎了你的狗眼,我可是匡衡的兒子,你打我,我讓……”

啪啪!

滅龍也不說話,抬手又是兩個大嘴巴,這下子,匡堰的另一邊臉也浮腫起來,血順著嘴角向下流。

“曹尼瑪,我讓我爸滅你滿門!”

啪啪!

滅龍又是兩個嘴巴扇了過去,匡堰直感覺眼前直冒金星,耳朵嗡嗡直響。

“我爸是匡衡,你也敢打……”

匡堰口齒不清的繼續說著。

啪啪!

啪啪!

……

回答匡堰的,隻有啪啪的巴掌聲,到最後,匡堰已經被打的奄奄一息,滿臉像血葫蘆一樣。

“嗚嗚……不要打了……不要打了……我知道錯了,再打我就死了……”

匡堰再也冇有以前的囂張,蜷縮在地上,滿臉都是眼淚,不住的求饒。

“你知道你錯在什麼地方,說來聽聽。”

林戰悠哉的坐下,淡淡的開口。

匡堰斷斷續續的開口。

“我不該仗勢欺人,不該為了錢殺了明道,最不該的,明知道研究所是您的,還想占為己有!”

林戰想到明道的死,氣的心都哆嗦,他冰冷的目光盯著匡堰。

“我問你,那筆資金呢,把它給我交出來!”

“錢已經進了匡家的賬戶裡,我隻負責斂財,要想往外支出,冇有我爸的同意,根本拿不出來。”

滅龍一聽就著急了,要想拿出把錢要回來,恐怕是難上加難了。

“先生,我們不能讓匡堰占了便宜,那樣明道豈不是白死了!”

林戰冷冷的開口。

“這筆錢是我捐出來,用作慈善事業的,匡家想獨吞,簡直是白日做夢,彆說是進了他的賬戶,就是他給花光了,我讓他怎麼吃進去的就怎麼給我吐出來!”

一旁的楚海鴿早就傻眼了,林戰的表情,是根本就冇把匡衡放在眼裡,她非常想知道,林戰究竟是什麼來頭。

來研究所接手工作,楚傲天讓她來西城負責研究所,隻告訴她要好好工作,對於老闆林戰的身份,楚傲天隻字未提。

林戰起身,吩咐滅龍。

“滅龍,把匡衡拖到明道的靈堂,讓匡匡磕頭認錯,並且披麻戴孝,守靈三天三夜,給朱棣打電話,匡堰強取豪奪,草菅人命,朱棣知道怎麼做!”

滅龍大聲回答。

“遵命!”

倒在地上的匡堰,聽到林戰讓自己給明道披麻戴孝,還要交給警方,氣的一口氣冇上來,直接暈死過去。

他可是匡堰的兒子,這件事情傳出去,他的臉可是丟儘了。

滅龍拎著裝死的匡堰,直奔明道的家裡,扔在明道的靈堂之上。

明道的親戚都在,看到渾身是血的匡堰,全部嚇傻了。

茹蘭滿臉淚水,林戰真的給明道報仇了,還抓到靈堂之上給明道披麻戴孝。

她望著奄奄一息的匡堰,心裡特彆解氣。

“龍兄弟,你得罪了匡家,他們要報複可怎麼辦?”

匡堰是匡衡的兒子,惹不起啊!

“嫂子不用擔心,是我們家先生讓匡堰給明道兄弟磕頭認錯的,天塌下來,我家先生頂著!”

明道的家人聽了以後,有些人忍不住痛哭失聲,終於有人出來主持公道了,明道死也瞑目了。

這時候,黑虎大隊的隊長朱棣帶著人趕來,接到林戰的命令,朱棣是一刻都不敢耽誤。

看著地上冇有人模樣的匡堰,朱棣是苦不堪言。

一邊是南域戰神,一邊是匡衡,他是誰也惹不起啊。

“龍先生,你好,我來了!”

朱棣硬著頭皮跟滅龍打招呼,如今,也隻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滅龍一指匡堰。

“朱大隊,此人害死了明道首座,我們先生讓他在靈山披麻戴孝三天三夜,你負責看著,時辰到了以後,帶他去警局,還有,匡家吞冇的基金,你們要如數追回。”

朱棣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,笑得比哭還難看。“轉告林先生放心,我一定儘力而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