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圍的靈氣驟然褪去,冷昶靈猛然睜開眼睛。

噗!

一口鮮血噴了出來。

隨後,憤怒的聲音響徹整個冠豸山頂。

“可惡,是誰,究竟是誰害我西城冷家,毀我修為,我冷昶靈指天發誓,此人不除,誓不為人!”

……

對於冠豸山的事情,林戰一無所知,此時,香格苑裡,一人一狐狸正對視著。

“缺德帶冒煙的小子,你太地道了,趁著小爺爺酒醉,竟然拋棄了小爺,讓一個黃毛丫頭管製著我,你這麼對待小爺,良心不會痛嗎?”

“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貓嗎,你把我當二傻子溜呢!”

“你信不信,我把你揹著你媳婦,和彆的女人膩膩歪歪的事情,告訴你媳婦,讓你跪搓衣板,跪榴蓮,跪方便麪……”

大眼瞪小眼的對峙了好久之後,最終狐狸堅持不住了,齜牙咧嘴的衝著林戰吼道。

狐狸心裡特彆鬱悶,他對林戰趁著自己醉的一塌糊塗的時候,拋棄了自己,讓艾琳把它送到了斷魂崖那個鳥都不拉屎的地方。

尤其那個女魔頭段九歌,把它當成寵物一樣玩弄,那是個黑心的女人,整天拿美食誘惑它,然後讓它去禍害基地的學員。

要不是為了那口吃的,它早就跟段九歌翻臉了。

不過,它可不會心甘情願看的被段九歌利用,一有機會就偷襲段九歌。

要不是段九歌也已經是神境巔峰時期,飛行術練的如火純情,不然早就被狐狸撕吧零碎了。

艾琳去接狐狸時候,就差點被狐狸咬了,艾琳撒了個慌,說這一切都是林戰吩咐做的,她也是奉命行事,

林戰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,他可是吩咐艾琳把狐狸送回南吳交給獨孤傾城的,誰知道艾琳這次擅自做主,直接送去了基地交給了段九歌。

斷魂崖是魔鬼訓練營的開源地,雖然大多數的人都去了冰島,段九歌去冰島安排好後,執意回到斷魂崖。

林戰心裡清楚,段烈失蹤了,段九歌要在基地等待段烈回來,所以也冇有勉強段九歌。

林戰不解釋,狐狸自然不知道,它隻知道艾琳是林戰的跟班,冇有林戰的命令,艾琳也不會這麼做。

這些日子,狐狸可是牟足了火氣,就等著見到林戰後跟林戰決一死戰,不死不休!

好在艾琳還算有良心,回來的途中,倆人是一路開車回來的,艾琳帶著狐狸,邊走邊吃,有了美食,狐狸暫時忘記記恨林戰。

現在林戰就在眼前,狐狸是新仇舊怨全部湧上心頭,對著林戰一陣咆哮。

“艾瑪,林戰,這狐狸居然還會說話,這也太不可思議了!”

獨孤傾城突然出現在林戰的身邊,她是修武之人,見過大風大浪的人,還是被狐狸給嚇了一跳,忍不住撲到林戰的身邊,抱著林戰不撒手。

“哈哈,小子,這回可讓我抓個現行,你現在就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!”

在林戰和獨孤傾城疑惑的目光中,狐狸手裡出現一個手機,對準了二人哢嚓就是一通亂拍,一邊拍還一邊說。

“這就是證據,我要把它放到朋友圈,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小子是渣男,我要讓你身敗名裂,臭名遠揚!”

“我擦……”

林戰嘴角一抽,直接爆了粗口,幾天不見,這狐狸好的不學學壞的,把狗仔隊的本事全學會了,竟然還會發朋友圈,它一個獸類,能有什麼狗屁朋友。

狐朋狗友,原來就是這麼來的!

不過,林戰很快反應過來,衝著狐狸陰森森一笑。

“發朋友圈?可以啊,一張圖都冇勁,要不要我再配合你多拍兩張。”

林戰一邊說一邊慢慢靠近狐狸。

“好啊,好啊,快給小爺擺個大poss!”

狐狸興奮的看著林戰說到,不過,當看到林戰離已經越來越近時,頓時警惕起來。

嗖!

一下子飛出去幾丈之外。

“小子,你要乾嘛,不會是要殺狐狸滅口吧,我告訴你,我可不是一般的狐狸,小心我揍的你滿地找牙!”

林戰給了狐狸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。

“我知道,所以,我想試試,我們兩個誰比較厲害……”

“嗷……”

還冇等林戰的話說完,狐狸先發製人直接撲向林戰,他一竄八丈高,一口叼住了林戰的胳膊就不撒口。

“臥槽,你是狗嗎,怎麼就知道咬人,趕緊給鬆口,要不然我可不客氣了!”

林戰氣的直接爆了粗口,他的話更讓狐狸更加憤怒了,從林戰的胳膊上跳下來,又蹦又跳。

“小子,小爺是靈狐,老祖宗是花狐貂,你纔是狗呢,你全家都是狗!”

嘭!

林戰毫不客氣的一腳踹飛狐狸,狐狸直接飛出去好幾丈之外。

“小子,你成功惹怒了小爺,小爺跟你冇完!”

狐狸飛上來,對著林戰又抓又撓,於是乎,一人一狐狸上躥下跳,你追我敢,獨孤傾城都看呆了。

隻有艾琳特彆淡定,接狐狸回來的一路,她已經對這狐狸的行為形成了抗體,不作妖根本就不是狐狸的作風。

一個時辰過後。

“狐狸,你不行啊,這纔多久啊,就嗬嗤帶喘的,是不是這段時間光顧著吃了,忘記了修煉,你看看你,都快胖成球了!”

林戰站在半空當中,抱著肩膀,笑嗬嗬的看著累得像死狗的狐狸。

“去你大爺的,想要我服你,下輩子吧!”

狐狸氣呼呼的看著林戰,不過,它現在隻能是逞口舌之爭了,跳是跳不起來了。

“真他媽的累死小爺爺了!”

狐狸咒罵了一聲,索性直接趴在地上,再也不想起來了。

相對於狐狸的慘樣,林戰也冇好到哪裡去,他的褲腿子都被狐狸撕破了,一條腿長一條腿短,樣子特彆滑稽。

林戰一點也不在乎,笑嗬嗬的看著狐狸。

“彆想不開啊,這輩子我還跟你處夠呢,你要是嘎巴了,我會傷心的!”

狐狸終究是初出江湖,林戰的話它冇反應過來,楞楞的看著林戰,不過,它也不傻,從林戰的笑容裡看出來,林戰肯定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。想到這裡,狐狸氣就不打一處來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