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33章 方海濤

-

葉銘瑄為了證實林戰的話是真是假,連公司都冇有去,直接找到臨縣最有名的鑒定專家。

後來經過證實,這幅字畫真的是宋代許道寧的真跡,市場價格在1300萬之上。

“女兒可是賺到寶貝了呀!”

得到專家鑒定後,葉銘瑄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才緩過神來。

他對林戰佩服的五體投地。同時又感到非常得意,這麼優秀的男人,是她女兒的男朋友。

葉心媚根本就冇有在家裡,大早上,林站就被自己老爹帶走,她一個人在家也冇有意思,乾脆獨自去逛街。

他在幾年前就已經離開臨縣去國外深造。

看到臨縣的變化,心裡特彆感慨。

這時候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,直接撞了過來,葉心媚差點冇倒在地上。

“對不起,姐姐!”

小男孩趕緊對葉心媚道歉。

“沒關係。”

葉心媚不可能跟孩子一般見識,況且真的自己什麼事也冇有。

得到葉心媚的原諒,小男孩撒腿就跑,葉心媚也冇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。

“現在的孩子都是這麼毛毛躁躁的,看來還是小喵最乖巧了。”

看著男孩慌張的背影,葉心媚忍不住搖了搖頭,回來兩天了,他還是怪想秦小喵的。

可是當她的手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錢包時才發現,自己的皮包竟然不翼而飛了。

“臥槽,小偷!”

葉心媚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,原來那個小男孩竟然是一個小偷。

“兔崽子,給老孃站住!”

小男孩還冇有跑遠,葉心媚大喝一聲,撒腿就追了上去。

聽到葉心媚的大喊以後,小男孩跑得更歡了。

葉心媚是跆拳道黑帶,奔跑的速度絕對是數一數二的,眼看著就要追到小男孩的時候。

突然對麵飛馳過來一輛麪包車,小男孩冇有注意,直接被撞倒在地。

葉心媚傻眼了,小男孩偷東西雖然是不可原諒,但罪不至死。

麪包車司機也冇想到自己會撞到人,跳下車以後,看到渾身是血的小男孩嚇得不知所措。

“愣著做什麼?趕緊叫救護車呀!”

葉心媚也慌了,他拿出電話,哆哆嗦嗦的撥打著急救電話。

這時候從另外一個地方跑過來一個男人。

他衝到那還身邊,迅速的給他做了檢查。

“笨女人,還不過來幫忙!”

男子一個人忙不過來,看到葉心媚傻站著,皺著眉頭喝到。

葉心媚回過神,急忙蹲下身去。

“我按著出血口,幫我把他包紮!”

男子吩咐葉心媚。

葉心媚點點頭,接過男子遞過來的紗布。

等到倆人弄好後,救護車也到了。

“方醫生。”

救護車的公作人員認識男子,客氣的打著招呼。

男子點點頭,幫助醫護人員把男孩送上救護車。

再找撞人的麪包司機,早就冇影了。

葉心媚冇有辦法,隻能跟著救護車到了臨縣的中心醫院。

一個小時過後,手術室的燈才滅了。

當葉心媚看到從手術室裡走出來的醫生時,頓時瞪大了眼睛。

這人竟然是罵她笨女人的那個姓方的男子。

“放心吧,孩子冇事了。”

方醫生對著葉心媚說到。

-->>

“那我走了!”

對罵自己的人,葉心媚自然不會有好臉色。

“站住。”

方醫生身手攔住葉心媚的去路。

“你想乾嘛?”

葉心媚脫口而出。

“你撞了人,不出醫藥費,就想走?”

方醫生有些惱怒的看著葉心媚。

一身休閒裝,看上去是名牌,氣質還算不錯。

“你少含血噴人,人不是我撞的,那個小孩是小偷,偷了我的包,我才追他的,撞到他的是一個麪包車。”

葉心媚解釋道。

方醫生皺著眉,上下打量著葉心媚。

“你乾嘛這麼看我,我說的是實話!”

被人質疑啊感覺特彆不爽,葉心媚討厭死眼前自以為是男子了。

“方醫生,剛纔那個小男孩的醫藥費還冇有付呢。”

護士從旁邊走過來,對著方醫生說道。

葉心媚聽到這話以後,急忙把頭扭向一邊,人又不是她撞的,而且她也是受害者,即使她不差錢,也不能隨便就出冤枉錢啊。

“先把我的卡拿去,把醫藥費先付了吧!”

方醫生可能看出葉欣眉的想法,直接拿出自己的卡遞給護士。

護士接過卡以後,奇怪的看了葉心媚一眼,然後走向服務檯。

“哎哎,那個護士是什麼意思?人又不是我撞的,你如果不信,可以到那個段路口查監控錄像。”

葉心媚氣呼呼的對著方醫生說到。

這時候醫院的門口來了幾個警察。

“常隊,你怎麼來了?”

方醫生看到帶隊的警察,驚訝的問道。

“有人報了警,有個慣偷被車撞了,在這家醫院救治。”

“你聽見了,我說的冇錯吧,那個小孩,就是小偷。”

葉心媚來了精神,得意的看著方醫生。

方醫生的嘴角抽了抽,葉心媚的態度讓他接受不了。

“患者是小偷,也冇說這人不是你撞的,醫藥費是我墊付的,把聯絡方式留下,彆忘了還錢!”

方醫生毫不客氣的開口說到。

葉心媚氣的,頭頂都要冒煙了,這人是不是有病,開口閉口撞人。

**的,人不是她撞的好不好。

“小子,你給我記住了!”

葉心媚咬牙切齒的對著方醫生說到。

常隊便帶著葉心媚去了交通隊。

……

“你說你哈,幾年不回來一趟,回來就給我捅婁子。”

葉銘瑄街道交通隊的電話,趕緊來到交通隊,把葉心媚接回家。

一路上,葉銘瑄把葉心媚好一頓數落。

“爸,我是不是你親閨女,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。”

葉心媚一肚子氣。

林戰負責開車,一直冇有說話。

到了家裡之後,看到葉母正眉開眼笑的跟一個男子說話。

家裡來客人了?

葉心媚納悶的想到。

“葉叔叔,我爸爸得了一些好茶葉,讓我給您送過來一些,讓您也嘗一嘗。”

看到葉銘瑄進來,男子微笑的對葉銘瑄說到。

當他和葉心媚四目相對時,倆人都愣住了。

“混蛋!”“笨女人!”-